永康街

爸媽在日本的那個禮拜,指派我回去顧家,收收信、打開窗子通通風,當然也要扛起打掃清潔的責任。自從家裡重新整修後,我和姊姊的房間被打造成小和室,充當我週末回去能過夜和上課兩用的工作室。扔了早就不合身高的書桌、賣掉不再翻閱的成堆漫畫,房間的大改造雖然善盡空間利用,卻讓我覺得那一直都在的場所變了、有種回不去了的失落跟想念。現在嘴上雖說回家回家,實際上心裡認定那邊已經是爸媽的家了,不像以前那麼自在。

所以迎接爸媽歸來後,回到永康街,推開房間的門,居然才有「啊,回到家了!」的感嘆。想到升大一的暑假,跟姊姊搬來這裡,和不是很熟的外公一起住,第一次擁有專屬房間的興奮,和第一個晚上就失眠,跑去敲姊姊的房門問她可不可以一起睡的鬧劇(有夠沒用),一晃眼八年就這樣過了,樓下充斥著日本人跟韓國人,便當店變成了便利商店、騎樓義大利麵收了、公園牛肉麵的攤子消失了,外公坐上輪椅,更衰弱、更沈默了。

在時間的洪流中,家的定義究竟為何,是囚禁還是釋放的場所?
綺貞的「家」也沒有答案,反而道出每個人的疑惑。
我把全世界最喜歡的東西硬是塞到我的小房間裡,試圖打造熱鬧的氣氛。
喔哩來訪的時候表示:「你的房間越來越有30歲男子的味道。」(你識破我內心的真實身份)
倩倩則是連包包都還沒放下就問:「我現在要先跟哪隻熊熊打招呼?」(哈哈哈哈好瞭解我)
發現自己好像沒有以前那麼幼稚了,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慌降低了許多。

果然還是要離開生長的巢穴,學會在大部分是孤獨的狀態下生活,但卻不會覺得寂寞,然後才能進入下一輪、那築巢的過程。

my room

五、六月的石原さん讓宅味爆升,但日文卻沒進步多少

 

 

げんたろくん

如果只給我八個字形容你:
如影隨形、使命必達。
(好像也可以用來形容家庭小精靈)

記得第一次聽到那驚天動魄的鼾聲,
以為自己睡在馬戲團,大象叫完長頸鹿叫、長頸鹿叫完小貓叫,一場非洲大草原的交響曲。
如今已能在那高低頻轉換間找到規律並沈沈睡去。
在最近毫無停歇之意的雨季,
你撐傘等我的樣子是想到你時立刻浮現的畫面。
清晨你的手越過兩張床之間的縫隙,過來握住我的手臂,但人似乎還在沉睡著。
我在半夢半醒之間懷疑自己的好運,
納悶到底何德何能、究竟一個人怎麼會值得被另一個人總是擺在優先處理項目般地對待。
畢竟我曾經很害怕,
害怕你只是不知被什麼沖昏頭、只是一時的狂戀或是被新鮮的感覺迷惑,
害怕時間久了你會看到真正的我,我那些醜陋的想法、對於人性的厭惡,
還有因為試圖隱藏起這些而造成我的表裡不一。
怕你發現我的內心其實是一個活在80年代的歐吉桑,對小事情的執著和對特定人物的癡狂。
我一點一點揭露,觀察你逃跑的程度,但你總是在這裡。

然後我懂了,你可能哪裡都不會去了。

我沒有算,有點忘記這是第幾個幫你慶祝的生日,
有別以往,今年沒有年輕人式的豪華餐廳和3D電影,
但卻是第一個我想要記錄下來你的生日。
因為這是頭一遭,與其抱持慶祝的心,倒不如說是心裡湧出滿滿感謝的日子。

謝謝你一直以來都如影隨形且使命必達。

Gin Tonic

 

之前說Mojito是簡單的調酒,真是大錯特錯,因為真正簡單的在這:Gin Tonic!
這杯飲料人如其名,就是琴酒加上通寧水,再加上檸檬,結束。(連奈威都會吧我想)
通寧水就是含有少量奎寧成分的氣泡水,帶點苦味,某些牌子還會帶有自家特色的草藥味。
對喜歡喝汽泡飲料又不喜歡可樂、雪碧等高糖飲料的人來說,是不錯的替代方案~
除了在寶雅、頂好就能買到的舒味思之外,剛好前陣子富人超市City Super的氣泡飲品正打折,選了義大利氣泡飲料牌子J.Gasco跟日本進口的「男(強力苦味強力蘇打)」通寧水來試試看。

材料:
琴酒 —— 1.5 oz
通寧水 —— 一罐
檸檬 ——半顆
冰塊 ——少許

作法:
1. 杯子要先冰杯,白話文就是塞個7分滿的冰塊然後擱著。冰冰的杯子裝的酒永遠是最好喝的!
2. 冰杯的同時可以切檸檬角,檸檬要先揉滾一下(Jamie Oliver說的),切個三塊。
3. 濾掉杯子裡稍微融化釋出的水分,冰塊留下來,將一塊檸檬角均勻擠出皮油和檸檬汁在冰塊上。
4. 倒入琴酒1.5 oz or more if you would like to feel a little bit squinky
5. 開一罐通寧水,慢慢加入杯中至9分滿
6. 丟入剩下的檸檬角當裝飾

琴湯尼大概只要5分鐘就能做完一杯,非常好喝!!!
喜歡苦甜苦甜的蘇打味融合新鮮檸檬的香氣,炎炎夏日夜晚來一杯非常消暑,都不用開冷氣了~
另外我也很喜歡把檸檬換成葡萄柚,葡萄柚又苦又甜的滋味跟通寧水超級搭。

* J.Gasco的Dry Bitter(甘苦口味,翻譯翻得好悲情)通寧水有股藥草的芳香,口感很細緻。
* 日本「男」通寧水就是很苦、很嗆。真不懂為何要把男人塑造成這種形象,非得強調「硬漢」的特質,殊不知源太郎就是喜歡草莓牛奶跟包裝得可可愛愛的氣泡水果酒,世上也是有很多這種男子的呀。

Song to Song

往返於你吟他唱的迷惘篇章

background_home_desktop知道這是部馬力克(Terrence Malick)的作品,讓我在觀影前揣測不安,把《永生樹》、《愛‧穹蒼》、《聖杯騎士》都看了一遍,卻陷入了看得越多越看不懂(饒口令)的愁苦。馬力克片段式、大量口白的敘事方式讓人摸不著故事的時間軸(有時畫面的背景對話是來自別的時空,看的我精神錯亂;有時一望無際的公路又配上優雅滂薄的交響樂,讓你一陣心痛。)而最令人在意的是凱特布蘭琪的戲份究竟有多少,畢竟他曾有剪光光瑞秋懷茲花上兩個月拍攝的所有片段的黑暗紀錄⋯⋯

我抓著保溫杯進了影廳,人們散散落落坐在各處,不擁擠、很舒服。沒多久魯妮的臉和聲音就佔據了整個空間。我以為我已經很熟悉魯妮的臉、她抿嘴的臉型、她輕輕柔柔的聲音,但投射到大螢幕上,所有細節都被放大,還是有好多新的東西冒出來。(魯妮真的很小隻!)而萊恩葛斯林就算只穿一件舊T恤也還是魅力四射,但沒有給我什麼新鮮的感覺,還是覺得他是手札情緣裡的Noah(尤其是划獨木舟的時候)或樂來越愛你的Sebastian,兩者都有那一貫的溫柔。

繼續閱讀

第四個晚上

源太郎去新加坡出差,為期六天。
禮拜一出發日特別起了個大早,但並不是去機場,只是候在手機旁以便及時回訊給第一次自己出遠門的小小工程師,排解他在往桃園路上的whining不安。
源太郎雖貴為我的學長,但絲毫沒有千秋王子的霸氣和儀態,在這種為了台灣公司光榮出征的時候,我心裡只閃出一個念頭:「有兒子的感覺大概就像這樣吧⋯⋯」
我矛盾著,一邊覺得他沒問題,又一邊悄悄擔心的同時,我正歡慶這自由的六天(六天、六天,再給我六天~),迅速敲打鍵盤邀約平常源太郎口中「到底要約幾次」的朋友來家裡喝酒,有了mini bar就是要拖大家下海啊,我自己實在也不能多喝(嗝)。

繼續閱讀

Neverland

每年到了四月底,要迎接五月的季節交替時,最期待的還是回家找媽媽。聽聽老掉牙的故事,吃頓有魚有菜有湯的晚餐,還有那一盤怕菜不夠而準備的肉鬆。希望她知道,把我生下來不只是因為一場意外或一個責任,而是齣美麗的錯誤啊。
曾經一度懷疑自己是彼得潘症候群的病患,只要回家就變得太過撒嬌⋯⋯把小時候的童書翻出來看,過度注意繪本裡每一個小細節,如果可以更喜歡聽別人說故事,也喜歡一彈再彈小時候練習的曲子。
曾以為開始工作能夠強健成熟度,畢竟踏入了凡事以數字為根據的世界(大人就是愛數字):今天的英語新聞點閱數有多少?翻譯的錯字和漏句總數呢?別忘了該月的新註冊人數吶,這是最重要的囉。
但好不容易,終於不用再報告這些,成為要聽這些數字的角色了,卻發現自己對一切的測量單位毫無感覺,皺眉、擔心、欣慰、鼓舞,這些形容詞完全不適用。
真的完完全全、打從心底覺得,這一切與我無關。Why am I here?
我宣布會議解散,讓新組的編輯團隊回到他們的崗位上,正要偷跑到錄音室關起門對著桌上的熊熊擺設小聲尖叫,才想起錄音室已經讓給新人了,不~~~~(平常恨得牙癢癢的小空間在這時也無法幫我一把,搞啥!)
因此是該揮揮衣袖,頭髮甩甩大步走開的時候了,當下並沒有很清楚這正不正確,不過任性一次應該也還好。奇怪的是,在放逐自己的這一年中,我漸漸認清固有的彼得潘症狀,或許沒有想像中嚴重。
學生的年齡分佈從10歲~50歲,年齡越低相處起來越開心,心智的差異也很明顯。小孩子大多沒有強烈的責任感,需要在旁苦口婆心,大人卻往往因為責任感太深,陷入眾多方向襲來的壓力箭矢。
27的目標就設定為在責任感之輕重間取得平衡吧。一星期七天,輪流看著這些學生們,其實他們教給我的比我教他們的還多。

* 想到童書繪本:
在Carol之前,最喜歡的電影是You’ve Got Mail (1998)。小二那年因為神奇寶貝的場次賣完,媽媽改買了這部電影的票,順便買了麥可作為補償禮物。在冷冷的影廳抱著毛茸茸的麥可,看到女主角開的童書書店被迫倒閉,她在空蕩蕩的店裡回憶小時候和媽媽在原地跳舞的片段,就算看不懂大部分的情節,還是忍不住哭了。從此一直希望能去書店打工,但也從來沒有實現。如今也這個歲數了,以許遺憾才能讓我把對書店工讀的美好幻想封存在腦中。

Mojito

說起Mojito人人都知道唸這個字「j」要發「h」的音,
讓我想起以前認識的一位西班牙交換生,聊天時老是打出一串意味不明的jajajajajaja,
原來是人家hahahahaha的拼法(見識淺薄的我)
這款簡單的調酒原本不被列在Janine歡樂酒吧的挑戰清單(Janine很跩der,太簡單的我才不要調咧)
不過為了要調製Mint Julep找來一盆綠薄荷,先是隨隨便便扔在陽台,
想到的時候才澆水,其他時間多半是讓他自生自滅,
殊不知薄荷是野草的一種,春風吹又生,
沒幾個禮拜竟像是燙了個阿桑泡麵頭似的,整盆綠葉囂張跋扈,伸出新長的數打枝小草往四面八方擴去,看得我目瞪口呆!
趕忙替他們換珠插盆,看著這一盆變三盆的聚寶盆薄荷葉,才想說不如試試看mojito吧,
反正前陣子的氣溫就算說是夏天到了也不為過。

開始製作的第一步每個人都不一樣,
我都是先從排~~~字~~~~開始!!jajaja!!!IMG_3090
買了個復古電影院迷你燈箱卻發現這燈光實在太刺眼,
完全不適合當睡前看小說的照明燈具,

IMG_3091

瞧瞧這白燈光,實際用途不佳

燈箱就淪落於照相的背景小物,隨附的字母透明片讓你拼好嵌上去,
真是考驗拼字能力,酒保不好當呀。
================(以上全是屁話,以下是調製重點)===============

材料:
1. 白蘭姆酒 3 oz(我使用的是costco就有賣的,俗擱大碗的bacardi)
2. 薄荷葉 10~15 片,留一片漂亮的當裝飾 (薄荷葉最好夠多,才有滿滿牙膏味夠香)
3. 檸檬角 3~4塊,留一塊裝飾 (剛好家裡有黃色的檸檬,顏色好看、味道也很香,但就是太香了有種檸檬紅茶的人工香料感,建議用一般的綠色比較不會蓋過薄荷自己的小清新)
4. 白砂糖 2茶匙 或是 甘蔗汁 3 oz
(正宗道地的mojito使用的是甘蔗汁,
看看欣在C park點的mojito↓,直接放入整隻甘蔗,據說是店裡的調酒top 1吶)
IMG_3085
5. 氣泡水或蘇打水 1罐
6. 碎冰少許

作法:
1. 在杯底鋪好砂糖或倒入甘蔗汁、檸檬、薄荷葉後,拿搗棍(麵桿也可)磨碎這幾個材料,
不用研磨太碎,大概聞到薄荷和檸檬香氣就可停手
2. 加入碎冰至七分滿,冰鎮所有材料
3. 倒入白蘭姆酒,攪拌攪拌讓大家水乳交融
4. 最後加入蘇打水/氣泡水至全滿(薄荷葉和檸檬就會浮起來,用吸管從底部喝就不會喝到了!)
5.在杯口壓上檸檬角(沿皮切一刀)跟薄荷葉,大功告成~~~

搭拉~~~~~~~~
IMG_3087

不想裝飾就省略第五步驟全部扔進杯子,直接喝就是爽快。
IMG_3086

◆現在喝mojito就想到上星期難得放風的晚餐,
成為餐廳裡第一組客人(仿佛太準時下班已非台北的常態)
擠在小小沙發上聊天,硬是扭著頭才能看到彼此的臉。(爛位置!)
妳說現在我們聊天的感覺和以前不一樣了,
或許是以前那些待得不久的人、或許也不夠誠懇的人,佔據我們話題的大部分,
而現在我們身邊只留著自己真正在乎的人,
談起他們的感覺多了一份安穩,少了往往連篇的抱怨,
而那些不安與慌張好像也被沖淡了許多。

哎,喜歡每一款調酒背後只有自己才懂的小故事。